❀花拾者

摸鱼摸鱼,只有摸鱼

【刘卢】出门要记得带牛奶啊!

一点儿片段而已……大概是蓝雨和微草组织了合宿,小卢成功与小别前辈同房啦【。
在刘卢和卢刘之间摇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卢瀚文独自趴在床上玩游戏,俩小腿不停晃悠着,嘴上还叼着根盒装牛奶的吸管。

另一边,洗完澡的刘小别用毛巾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。听到动静的小家伙立马暂停了手头的游戏,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。

“干什么……”只穿了条大裤衩的刘小别被盯得脊背发毛。

卢瀚文倒没觉得不好意思,还摇摇脑袋认真地评价:“小别前辈要加强锻炼啊!稍微瘦了点儿——”

“不用你这个小屁孩儿管……而且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吧?!”

卢瀚文皱皱鼻子,蹦下床往浴室里钻,在关门之前充满气势地大喊:“一决胜负吧小别前辈!”

决什么胜负啊……比谁更瘦吗?刘小别没搭理他,只无语地穿上睡衣,顺便把床头那杯牛奶端来喝了。

好不容易洗干净的卢瀚文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的肋骨,第一眼就看见自己的放在床头柜的牛奶被喝得只剩几滴。他惊呼一声,直接扑到罪魁祸首的身上:“刘、小、别!把牛奶还给我!”

居然一瞬间就抛弃了对前辈的尊重,这是刘小别此时的念头。

直到那湿漉漉的头发蹭得他又是一身水,他才回过神:“你不是已经喝了一盒牛奶了吗?!”
“那杯是睡前喝的!”卢瀚文嚷嚷道,“反正你快找其他人再要一杯回来啊!”

刘小别皱眉,想把这家伙从自己身上拎开:“一杯牛奶而已,喝了也不会长多高。”

“唔!那就和我好好PK一场吧!除了荣耀,还有这个、这个和你借我的这个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刘小别迅速起身,到隔壁房间自家队长那里讨来了一杯热牛奶。

刚刚还嘴撅老高在那儿吹头发的卢瀚文立刻咧嘴笑了。看着那小孩儿被热风吹得双颊红扑扑的,刘小别不太自然地移开目光,顺手把空调给开了。

温度调得太低……这导致他睡到半夜突然感觉一坨东西溜到了自己旁边,凉凉的。

“……卢瀚文小朋友。”

“冷!”

“去把空调关了。”

“会热……”

就在卢瀚文偷偷摸摸地把冰冷的手贴到刘小别背上时,后者突然翻身面向他,把他整个人一股脑盖进了被子里。

“麻烦,现在行了吧?”

卢瀚文睁大眼睛,先花了几秒钟理解状况,接着就紧闭双眼一头埋到刘小别的胸前,跟八爪章鱼似的抱住了他。

“牛奶味儿……”

“也不知道是谁把牛奶泼我一手!”

刘小别的左手,五指修长骨节分明,指腹却因为常年敲键盘而结着一层薄茧。卢瀚文盯着那只手出神,忽然,他鬼使神差地用舌尖去触碰了一下食指。

“喂!”刘小别下意识把手抽开,“乖乖睡觉。”

卢瀚文鼓起腮帮子,赖道:“小别前辈亲我一下我就睡!”

刘小别猛然间差点儿没被口水呛死,冷静下来之后才缓缓道:“哦。”

他拨了拨卢瀚文乱糟糟却很柔软的刘海,在期待的目光中浅浅地碰了一下他的额头。

“……”卢瀚文脸一沉,撅嘴道,“不算!这根本不算嘛!”

刘小别垂下眼帘,叹了口气道:“求你不要折腾我了……对未成年人下手的话,我就是人渣。”

某未成年人咬咬下唇,低头沉默了,半晌才开口:“那……对成年人下手呢?”

也不等谁的回答,他快速地抬起头,凑过去对着刘小别的嘴“吧唧”就是一下。

“嘶……”刘小别的牙齿都被磕到了。

但是,看着那孩子得逞后纯粹的笑颜和浮上脸颊的两抹红晕,他终归没有说什么,只是半眯着眼,揉了揉那头鸟窝一样的黑发,轻声道:“可以睡了吧。”

“嗯,小别前辈晚安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第二天,当刘小别发现黄少天的嘴角多了一块创可贴时,他突然就觉得心里平衡了。

评论(2)
热度(59)

© ❀花拾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